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公平贸易

信息动态

IMF总裁拉加德:贸易摩擦应通过对话解决

发布日期:2018-4-13 10:02:51   共阅[140]次

,


410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邀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
年年会开幕式,并发表万众期待的主旨演讲,宣布了放宽外资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等一系列扩大开放方面的重大措施。
当日下午,第一财经独家专访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拉加德将习近平的讲话称作"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讲话",意味着中国决定在全球多边体系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于中美贸易争端,拉加德建议中美在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下解决分歧,如行不通也需要通过双边对话机制来解决,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将争议问题放在谈判桌上"
此外,美联储加息和缩表的正常化进程备受全球瞩目,尤其是当下美股估值处于历史高位、新兴市场杠杆率攀升,市场担忧一旦正常化速度太快,或将引发危机。拉加德称,"经济增长和较低波动性,两者不可得兼",如今应该趁着全球经济复苏逐步推进加息进程。
习主席讲话具有里程碑意义
410,习近平在博鳌论坛开幕式发表演讲时表示,今年,金融业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确保落地,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
对此,拉加德表示赞同。她认为,建立在20171月在达沃斯论坛讲话的基础上,这次"习近平主席的讲话是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讲话"
"
中国经济发展得非常有效率,因此中国决定在全球多边体系中发挥一种举足轻重的作用。"她表示,"习近平主席今早提到进一步开放,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限制,减少进口汽车关税,他还阐明了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决心,宣布中国将会进口更多产品,中国的经商、投资环境将会更加友好,因为大家'需要新鲜的空气'"
"
我认为这是中国过去数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发展动力,这种动力在如今的贸易摩擦的大环境下得到了确认。"拉加德称。
贸易摩擦需通过对话解决
进入"新时代",中国更加关注增长的质量,习近平多次传递"中国为世界提供一种新选择"的声音。
就在今年博鳌论坛开始前不久,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依据"301调查"结果,拟加征额外25%关税的中国商品涉及航空航天、信息和通信技术、机器人和机械等行业,包含大约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
当被问及中国应该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以及谁可以协助中美解决贸易摩擦时,拉加德表示,中国的增长模式的确正在发生重大转变,正变得越来越多注重内需,越来越少依靠贸易和投资。
她称,"我认为中国总体上而言目光远大,追求可持续性。习近平主席更新了中国对于遵循全球知识产权体系以及尊重国际贸易的承诺,这是非常重要的。"
她表示,IMF支持由贸易带来的繁荣、发展和稳定,IMF希望这类贸易摩擦能够在冲突双方之间得到公平的协商,从而使得贸易能够继续成为增长的主要引擎,成为科技分享的主要助推器。
"
如果IMF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助益,我们很乐意帮忙。""这最终需要由双方国家的政府解决"
拉加德强烈建议双方进行谈话。"如果涉及问题的双方不进行对话,通常不会有好结果。双方可能会存在争议,但这需要在现有的体系下被放在谈判桌上讨论。此外,如果所涉及问题在WTO体系的管辖范围内,需要通过WTO的争议解决机制解决。"
美联储应该持续加息进程
2015年底开始,美联储加息进程不断推进,全年预计加息3次,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也减少了购债规模,全球的流动性状况都进入了边际递减的阶段。
就历史来看,美联储加息使得新兴市场受到冲击,资金回流美国等发达国家,增加了全球资本市场的波动性。一种观点认为过慢的加息会导致通货膨胀,而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过快加息会带来经济衰退,使得此前的政策效果付之东流。
对此,拉加德表示"两者不可得兼",当全球经济开始复苏,货币政策势必需要收紧。过去一段时间,美联储也都很有效地就加息决议与市场进行了沟通。市场上的各方也都需要习惯这种新的更大市场波动性以及更加紧缩的货币环境。
"
我们已经不再处于危机后初期的低波动率、低增长、量化宽松的环境了,所有人都需要适应这一进程。"她称。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同日,IMF发布了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WEO)和《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FSR)的分析章节。尽管IMF过去两年不断上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但在其看来,生产率迟迟无法提升始终是一大问题,因为这无助于全球经济可持续复苏。
WEO
提及,制造业一直被认为在推动生产率上扮演了关键角色,然而,如今就业不断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这是否会加剧生产率的损耗一问开始引发全球政策制定者的担忧。同时,这种转移也在加剧收入不平等。为此,IMF也呼吁政策制定应该努力提升全行业的生产率,使得增长更具包容性,并且建议将劳动力向更具生产率的产业进行再分配,其中也包括消除服务行业的准入壁垒,帮助员工提升技能。
除了对生产率的担忧,GFSR对于信贷资源分配的风险抱以高度关注。报告提及,高风险的信用扩张往往发生在金融条件较为宽松的时候,尤其是危机后极端宽松的货币政策持续了近十年,各界开始担心杠杆的积聚。IMF也建议,需要将对信用分配风险的监控作为宏观金融监管的一部分。此外,美联储此前也不断强调,加息过慢会导致杠杆积聚、催生泡沫,因此适度地推进加息也是防患于未然的手段,同时也为未来危机来临时的再宽松留出缓冲空间。
(信息来源:第一财经日报)